惨惨戚戚

【MHA/微all爆】细思极恐的情书

*微all爆

*又是傻雕脑洞

*occ!慎!!

*希望你们吃得开心欸嘿嘿x









爆豪居高临下地望着门缝底被塞进一半的粉红信封,久久陷入了沉思。


“粉红色信封”象征着:情书。


虽然爆豪只对第一感兴趣,目前还不怎么有谈恋爱的想法,但他还是会好好对待别人的心意的。


爆豪以前收过情书。


不仅如此。


爆豪以前收过很多很多情书。


也许有人会觉得不可思议,不过这可以归咎于他与生俱来的吸引力。


爆豪是怎么处理情书的呢?


他会看完内容。


再扔进垃圾桶。


完全没有毛病的操作。









可这次,勇敢无畏身经百战的爆豪却下不去手。


只有A班的人才住在这个宿舍,大清早的其他人根本不会来这里,而这个信封,爆豪很确定,他一个小时之前还没有看见这个玩意儿。


所以又很大机率是自班人送的。


信封上本该署名的地方却一片空白。


这是一个恶作剧。


爆豪下了结论。


也不能说他太过于草率,因为门外上鸣与濑吕的窃笑声实在是太大了。


一定是这两个白痴搞的鬼。


爆豪已经想好怎么弄死他们了。







按照常理,爆豪现在应该一把抽出信封,将其扔进垃圾桶。


但爆豪不这样做,他十分理智。


他先把门猛地打开,拽着上鸣与濑吕先揍了一顿,有效地防止拿信封的功夫让他们有逃跑的时间,最后将“情书”炸得粉碎。


“喂喂喂!你这样也太过分了!”


上鸣顶着焦黑的头发抗议。


“这好歹也是别人的心意!”


濑吕一起抗议。


“哈??这不就是你们搞的鬼?”


闻言,上鸣的表情极其可疑地僵硬了一下,但又很快恢复过来,动作夸张地大笑。


“哈哈哈哈哈我怎么可能喜欢你这个下水道性格的人哈哈哈还给你送情书哈哈哈!”


爆豪瞥了一眼对方难看得要命的脸色,反常地“嘁”了一声就走掉了,连发火的意思都没有。



“欸等等?!爆豪!”

上鸣云里雾里。


“唉,加油啊。”


濑吕沧桑地拍了拍上鸣。






“不过……”

“那情书到底是谁送的呢…?”








什么嘛。


白痴脸那个家伙。


爆豪有些烦躁,这导致他进了教室后黑气压就没停过,其他同学也就识相得没靠过来和他搭话。


但某一人例外。


“爆豪!”


切岛十分亲昵地揽住对方的脖子。


“不要擅自贴过来啊混蛋!”


黑笔因为受到撞击,在作业上划出长长一道痕迹。


“抱歉!!”


切岛完全没有歉意地双手合十。


爆豪白了这大大咧咧的人一眼,便不再理会,继续埋头苦写。


“比起这个,爆豪…!”


“干嘛?”


“你看过我的情书了吗?”


切岛依旧笑得没心没肺,像是当才说话的人不是他似的。


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






爆豪娇羞地捂住脸。






“人家也喜欢你啦!”







怎么可能。


这不是崩人设了吗?






“原来他妈是你啊?!!!”

爆豪用事实告诉切岛,恶作剧不可以乱开。






但我没在恶作剧啊……

切岛式委屈。






“小胜,你是不是在躲着我?”

爆豪诧异地望着自己的发小,并且成功爆出一个小火花。


“哈??”


绿谷也不知是哪里来的胆子,在爆豪的死亡凝视下,依旧磕磕绊绊地开口。


“小胜今…今天都不怎么理我,即使跟你说话,你也没任何反应。”


“果然是在躲我吧!!”


爆豪完全没有回忆今天自己所作所为的自觉,只单纯地将小火花变大了不止一倍。


“老子躲你?!”


“你是在瞧不起我吗废久?!啊?!”


“才不是呢小胜!”


“就算不接受我的情书也要好好拒绝啊!躲着我算什么啊?!”


爆豪成功哑火。


爆豪陷入沉默。


爆豪优雅地把绿谷按在地上摩擦。






“绿谷!你被爆豪打了?”


切岛笑得跟没事人一样,如果能忽略他脸上的青紫的话。


“嘶…切岛你也?”


绿谷试探性地碰了碰自己缠着绷带的伤处,疼得倒吸一口气。


切岛似乎毫不在意脸上的伤口“因为我送情书给爆豪,所以被打了。”


“啊哈哈,我也是因为这个。”


“这么说爆豪收到了两封情书?这不愧是爆豪!”


“毕竟是小胜嘛,一直都很优秀!”


“爆豪太有男子气概了!所以有两封情书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


正在医护室外头被恢复女郎训的爆豪,攥紧了拳头,硬生生地忍住了冲进去打人的冲动。


老子只收到了一封啊?!


你们是不是有病?!!









“爆豪。”


轰自顾自地端着饭盘,坐在了爆豪的旁边。


“谁他妈允许你坐在我旁边的?!”



毫不意外的,爆豪炸了。



“可是你接受我的情书了。”



???第三封。


爆豪想敲开这家伙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老子没有!!”


“但你也没有拒绝。”


轰异常淡定。


“按照丽日的说法,这样四舍五入的话,我们已经结婚了。”


这是什么四舍五入?!


爆豪一把揪住这人的衣领,露出了专属的反派表情。


“你们今天一个个都是有病??”


“恶作剧玩上瘾了?!”


“要不要老子帮你清醒清醒?!”


轰没有反抗,只是十分认真地看着爆豪。


“我现在十分清醒。”


靠!!!






“爆豪,老师叫你去办公室。”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一天之内跟三个人打架,不找肇事者谈话才是奇怪的。


爆豪推开办公室的门,突然看见一旁的垃圾桶里……


有三封粉红信封躺在最上方。


切岛锐儿郎。

绿谷出久。

轰焦冻。

三份署名,都好好地待在它们应该待的地方。



那么,今天早上的是……?



“爆豪,别站在门口发呆。”


老师的声音悠悠地传过来。









bot.猜猜是谁送的情书?

评论(57)

热度(710)